白术

【天赐良缘】火海穿身而过(4)

  *主天赐良缘,群像文。

*sha人ai刘天豪x全能ace罗思源。

*菠萝主视角!菠萝主视角!

*偶尔第三视角。

*和太阳照常升起同一世界观。

*哨向世界观

*ooc,不喜勿入。

*有杜撰情节,所有事情不要当真,不要代入三次。

【16】

和wb的友谊赛那天,我看着wb的方舟落地,两边的总指挥官笑着握手一起进入指挥室。

准确来讲我们和wb已经很熟了,前几个月wb全员去参加前线拓荒任务的时候担心方舟的猫咪没人照顾,wb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

社交恐怖分子易峥非常迅速的找到的目标,给了星宇一个熊抱,又和其他人说一些闲话之类的。

大抵是吐槽一下k的惨无人道扣工资手段。

我在一边站着发呆,大脑逐渐思考到了今天晚上吃什么时候,我无意瞥到了另外一个眼神也逐渐恍惚开始发呆的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jpg

易峥好像是笑着和星宇说了些什么,我靠的不近,听不清楚,只是看到星宇笑着啧啧弹舌说刘天豪你又搞这套。

【17】

演习其实分为两场,一场是全息投影军事演习,来切磋双方的军事素质和战备资源运用,谁先击破对方战略点谁胜利。

第二场是囚笼战区,用AI模拟敌人运作方式,消灭层出不迭的敌人来赚取“分数”,在指定时间内赚取分数多的队伍胜利。

当然,对于我而言,没有什么重要的,我只管听话,战术方面的词语太复杂,一般都是易峥负责给我“中译中”。

只是听不懂学名,为什么易峥总是把我当傻子……

“一会儿你看到机会就要上,看到补给就要抢,看到事情就要搞,看到敌人就要打……”

“哎呀你身体还没修好呢,你还好意思说二郎自己看着办,量力而为,你先照顾好自己吧。今天不许光顾着帮我们踩雷。”

小队长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18】

全息投影会把我们随机投放到一处峡谷地段,我们第一时间是需要汇合的。

但是如果我们凑在一起,搜查的战略物资会很有限,靠着最开始的资源,和wb对抗的时候根本不够用。

什么时候集合,什么时候再分开,全听子阳的部署。

至于我们在什么位置,就全靠人手一份的小地图了。

戴上仪器再睁开,就开始了第一部分的演习。

【19】

“易峥,我在下河道。”

“见机行事。”

“坦然,来中分区一趟。”

在路上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播报。

“wb.乔兮被击杀,击杀方es.易峥,es.花海。”

默哀三秒钟。

但是……太安静了。

从上分区到了中分区要经过一条狭长的河道区,但是现在除了一点风吹草地经过的刷刷声,没有丝毫动静。

水声,是有鱼在游动声音……

我感觉不妙,手中蒙恬之盾格挡,然后迅速调整姿势,做出标准的后退平稳撤步。

果然是鱼。

【20】

……还是条鲨鱼。

【斯潮跨年元旦24h-时年岁迁】碎片


已经咕了很久没有写过文章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好,紧张.jpg

*abo

*坚定温柔善于示爱高斯(a)x内耗严重就差最后一根稻草潮(o)

*雷,非常雷,非常雷。

*狗血,狗血,狗血。

*这是开始,不是结束。

*ooc

*真名出没预警。

*一些经历来自作者本人。

上一棒:@贺鸽想杀人 

下一棒:@Cypress柏沐 

【1】

孙傲晚上起夜的时候发现客厅隐隐约约有个人影。

此时正是凌晨三点,他睡眼惺忪,使劲眨巴眼睛,又眯缝眼睛看去。

那个人影窸窸窣窣狗狗祟祟,坐在沙发上正准备按亮手机,又掏出一把瓜子。

吃独食是吧……孙傲蹑手蹑脚的凑过去,在那人喝可乐的时候突然恶魔低语。

“不给我整点?”

然后他很愉快的看到了那人手一哆嗦,水杯差点甩出去。

黑黢黢的晚上,马浩宁的两只眼睛鬼火赛得,看起来精神焕发,一点也不像睡觉醒来突然嘴馋。

熬大夜。

又在熬大夜。

孙傲心知这种事情不好明说,可是再这样下去马浩宁可能让他们新年放假之后就不会有机会让他们复工了,于是他呵呵一笑:“熬大夜?”

“刚睡醒……”马浩宁并不擅长撒谎。

尤其在高强度剪辑之后,他的大脑本来就在过劳。

孙傲自然知道怎么拿捏他,他“哦”的拖了长音就马上往回走:“那我接着睡了。”

“唉别别别……”马浩宁抬眼看了一下某人卧室,“别说出去嗷,熬大夜也没啥,赶赶业绩什么的……不也正常。”

孙傲无法,只能点点头,又拿起瓜子准备嗑瓜子,刚吃一个就呕了。

“迈呀,苦的呢咋?想换口味也不能这么换啊。”

马浩宁一把推开他“去去去,我马上就睡。”

【2】

恶心死了。

不知道每一个o是不是都是这样过来的,反正马浩宁从来都觉得,这性别真的很碍事。

他影影绰绰记得刷到有心理博主说一些人会用呕吐来缓解紧张,导致深刻的肌肉记忆,最后就变成一紧张,就开始恶心。

他当时呵呵一笑不予评论,只是觉得妈的真的是自己躺着不动也会被人踢一脚。

第一次发情的时候是家里突逢变故又被盗号的时候。

那种突然闻到各种味道,浑身没劲发热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发烧了,直到回去又莫名其妙的着急,差点抱着杜海皇哭出来。

还好当时孙傲去家里做客,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而复返。

到了晚上他才意识到他是分化,他还大摇大摆的在超市等着收银员结账,回家又渴望标记,幸亏杜海皇是b,一点味道没闻到,被追着打只会懵懵的说“马哥别哭我给你泡面”。

他突然觉得胃里较劲,揉着肚子翻身下地直奔厕所,然后直接呕了出来。

他一边呕一边奇怪。刚刚百度查过omega倒底是什么性别,说了要标记才有假孕症状,而且是低概率的假孕症状啊……

咋就突然吐了。

他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出路了。

寒冷的东北信息相对闭塞,大家对第二性别的了解仅仅在电视上的新闻播放过,社会新闻中又把omega和“不安定”紧紧联系,omega的“情期”这一词条,也是刚刚加入百度词条几个月罢了。

虽然大家嘴上说知道第二性别是什么,但是了解也仅仅是浮于表面。

只知道男性omega和女人一样,不过更麻烦罢了。

可能会随时随地的……

马浩宁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他知道他有一个表了又表的哥哥是omega,家人大多都对他避而不谈,谈的时候也都是抽烟喝酒的时候,说一句:xx家的小x,要是个别的性别该多好,非得是这个,这么,这么不要……唉。

语气各异。

之前他只是漫不经心的吃着年夜饭,然后找个借口出去玩,因为他不喜欢烟味和酒味,也讨厌别人问他成绩被拿去比较。

现在却突然有一种后背发凉的畏惧。

他不知道他恐惧什么。

【3】

高斯来的时候其实问过了孙傲和小杨。

小杨那个时候在中国的学习已经步入尾声,上班的时候却对着鬼畜乐的直抖。

把高斯本人叫来的时候,孙傲眼睛都睁大了,看了眼高斯又看了眼马浩宁,溢于言表的吃惊。

孙傲本来以为马浩宁面如止水的看完鬼畜之后,说出的那句“这人不错”,指的是鬼畜不错。

他没有想到是这种意思,所以在大略看过一遍之后,孙傲也点了点头,说做的挺好。

拾掇拾掇之后可以称得上是优越的长相,小潮team的文化绿洲(bushi),一开始有点腼腆的性格,低调肯干的心,本来高斯是正经投递简历加入的公司,却因为看了那次鬼畜,让人觉得高斯的入职正经之中带了点离谱。

【4】

刚入职的时候马浩宁很喜欢逗高斯,可能是人均社牛或社恐(社交恐怖分子)的小潮team突然来了一个安静的美男子(bushi)让人觉得新鲜。

比如不好好叫人名字,非叫人“高子”,“斯子”……一百种外号,孙傲看着碍于摄像头和工作环节只是腼腆的笑着的高斯,最后还是在一边拉了拉马浩宁。

啧。

害怕高斯不适应就去取外号,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用相对苛刻的要求去对待节目效果,却在团建和视频的时候对高斯非常纵容。

可是高斯很明白。

他的剪辑技术来自一家不正规的平台运营,他不擅长拒绝又希望表现自己磨砺技术,于是在各种画饼和迷魂汤之中接下了不属于自己的任务,工作室人少缺乏有效管理,一言堂的后果就是赏罚不明全看马屁响不响,试用期结束就被草草赶走。

同时把他贬低的一无是处。

内向,不会说话,躲懒,怕事。

然后他收到了小潮院长的消息。

小潮院长大声夸赞他的天赋,觉得他很有灵气很聪明。

“没有看过比你更优秀的鬼畜作者了!”

高斯感觉浑身都微微发麻,指尖都在哆嗦。

或许是因为被认可吧。

但是他更清楚的是,小潮院长不是马浩宁的全部,他见识过工作室如何创造人设,如何表演自己。

所以他只能看马浩宁去做了什么。

口口声声要剥削他们的老板实则很认真的给他们分工,合作,认认真真的告诉他不能固化自己的思维,放开自己的灵性。

自由。

很奇怪,明明是在工作,上班,可是他就是觉得……自由。

【5】

呕吐。

年关将至,马浩宁居然和这个词联系上了。

笑死了。

马浩宁还有闲情逸致去想,别人情期都是抱着别人去做这做那,他是抱着垃圾桶。

不会自己爱上垃圾桶了吧。

那可真是令人作呕的。

新年愿望他没许愿,他想不到有什么可要,也想不到别的了。

爸爸在给他打电话。

“最近工作忙吗,没做杂七杂八的吧。”

……

“你还记得家里那个xxx吗?就是那个特别膈应人的那个。”

那个,家里的omega表哥。

“前几天带了个男人回来 ,被你舅打跑了。那xxx也和野男人跑了。”

……

“爸。”

马浩宁低着头,又闭上眼。

“……别说了,别说了,不要评论别人。”

【6】

高斯多好啊。

有一次马浩宁突然感慨似的说。

……他明白自己剪辑的“包袱”,明白自己偶尔的玩笑包含着真心,知道自己突然发给他的那句语音其实就是真情实感,知道自己熬夜的时候不是说客套话,而是真正的,认真的关注自己的睡眠质量。

所以,高斯多好啊。

很多很多的时候马浩宁没有那么强大,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身后还有这么多朋友,他已经知足了。

高斯是个偶尔有点浪漫情怀的人,所以当他买回来一个漂流瓶的时候,马浩宁反而生出来一种“不愧是你”的感觉。

按照高斯的话来说,将烦恼写在纸上,然后封存到漂流瓶,最后漂流瓶扔到海里,就会有一种“和所有的烦恼说拜拜”仪式感。

原谅马浩宁在高斯解释的时候下意识的让他说了家乡话。

职业病这辈子都和情期一样好不了了。

可是高斯怎么知道他的感慨呢。

无辜的高斯吓得一哆嗦,脚尖创在桌子角。【7】

问大家有啥安排的时候,大家都说要回家了还能有啥安排。

他不知道他今年还能有多少心力去和家人解释自己的职业,家人或许是默许了,因为足够爱自己才会默许了自己这份职业。

自己说在当老板,尽力转换成家人听的明白的话,可是家人最后也只是问他,准备什么时候娶媳妇啊,老婆本攒了吗?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总也停不下来的嘴在家人面前就像是失去一切的攻击手段和防御手段,只能是含糊的,勉力的说着还没有打算。

放假的时候他最后一个走,高斯走之前他去送,帮高斯递行李箱的时候两人的手无意触碰。

他缩回手,高斯却笑了笑。

“新年快乐。”

【烨坤/非典型abo】太阳照常升起(2)

*a气泡水烨xo海盐坤



*ooc,私设极多。



*有添加,删改剧情,还有很多扩写。



*主烨坤,以两人为中心友情向亲情向。



*从刚刚得知身世开始。



又是记不清具体内容的噩梦,圭由诚一感觉自己好像哭着喊着说了什么,指尖还在发麻。



……应该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噩梦,现在可以确认,这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可是他依然没有实感。



因为现在他对一个人有一些,如鲠在喉的感觉。



——他看不明白安晓烨。



或者说,他也并不懂人性。



他对人性的了解来源于恶意和疼痛,每一个和圭由彦西合作的人都知道他的养子并非善类,他尽职尽责的作为护卫为圭由彦西扫除一切障碍,但是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善意。



因为他不能善良,一旦对人抱有善意,他就会死。



不能放松,不能善良,不能反抗,压抑着自己一切身为“人”的情绪。



他对此无可厚非。



可是安晓烨不一样。



真奇怪。



他好像知道自己在思考什么,又恰巧今日他休息,他便笑着对圭由诚一道:“你跟我来。”



安晓烨似乎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而困扰,笑着回忆以前那无忧无虑的三年时光,但是……



对于安晓烨来讲,那也是很痛苦的事情吧……

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被抓走,他也会很难过。



如果换作自己,会怎么办?可能一辈子都会痛恨自己的弱小,一辈子都记得这些血海深仇吧。



那自己现在算是什么……



圭由诚一看从窗户里小心的去看那些涉世未深的学生,举着横幅面对日//本//人的枪口,好像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死亡,安晓烨前几日的话言犹在耳,他或许对此种行为仍然一知半解,却不再觉得这种行为很愚蠢了。



……作为杀手执行任务习惯趋利避害,作为圭由彦西的刀也不曾有过选择的权利。



他只是觉得有点,被撼动了。



“怎么了,感觉你好像在想什么……”



安晓烨看着眼神放空的圭由诚一,偏着头问他。



“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没有失而复得的实感,而且……”



……现在不管他怎么努力去看梦中的父母,他都看不清父母的脸,唯有圭由彦西打量自己的表情会带来深入骨髓的恐惧,然后惊醒。



他无法回应安晓烨的快乐和兴奋,这让他觉得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



他只能更努力的清除周围的眼线,这对他来说并不难,他经历过比这些更凶险的事情,他反而觉得这样对他来讲是最好的休息和复健。

还要回报一些别的……



“你的父亲很喜欢这本书,会给你和我讲故事……不过那个时候我们太小听不懂,只是吵闹……”



“晓烨,”圭由诚一似乎是叹息一样的叫他,“不要说这些了,这对你来讲,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伤害,你现在其实也接受不了我,不是吗?”



安晓烨那种故作轻松的笑容一瞬间就变得尴尬了,可是他并不气恼,只是感叹:“原来这么明显啊……”



平心而论,其实安晓烨的情绪并不明显,但是圭由诚一对负面情绪一向有着可怕的敏感。



安晓烨怎么可能很快就接受他?



他生性善良,见不得自己儿时的伙伴草率地死去,但是另一方面,就因为他的善良,所以对那些死在战争中的无辜百姓更加心痛。



可是他们整日刀尖游走,更明白活在当下的重要性。



——所以余老二整日肆意妄为,所以钟义满不在乎,所以欧天泽忙碌不休,所以……



他也会以圭由诚一为优先,暂时不去思考别的。



圭由诚一的回报,正是如此。



不要为了其他人去忍耐自己的痛苦,去发泄,去怒吼,去诚恳的面对自己。



……



钟义是第三个到达俱乐部的。



圭由诚一和安晓烨早早的到了,更惊讶的是,圭由诚一面无表情的往青肿的嘴角抹着一点酒精。



但是钟义第一反应是:我超,家暴?!



钟义又下意识的去看安晓烨,他倒是难得的让人看出来自己在闹脾气,之前圭由诚一用敌意的目光审视他的时候他都没动这么大的气。



圭由诚一看了他一眼,又自顾自的抹酒精,安晓烨看他来了,就开始状似无事的揽他肩膀:“来,打球。”



钟义脖颈一凉,打个哆嗦。

【天赐良源】火海穿身而过(3)

*主天赐良缘,群像文。


*sha人ai刘天豪x全能ace罗思源。


*菠萝主视角!菠萝主视角!


*偶尔第三视角。


*和太阳照常升起同一世界观。


*哨向世界观


*ooc,不喜勿入。


*有杜撰情节,所有事情不要当真,不要代入三次。



【11】


我手心全是汗。



不得不说,队长这波属实任性。



易峥在战斗中太勤快,他负责爆破碉堡和击溃小型集中火力点,正面战场有我和清融,别人很难对队长造成伤害,易峥深知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就默认了自己并不是战略布局的重点。



我们确实在众多数据榜上排行第一,但是易峥的可视操作实在是太“平庸”。



“对于一个ai来讲,炸几个火力点很容易啊。”



……那些人说话太大声了,所以队长想来制止。



但是这话不应该是队长来说的。



我不知道该由谁来说,什么时间说,但是现在至少不是最好的机会。



我匆匆的撇了一眼后台的易峥,子阳笑着率先鼓起了掌,他带起了一片稀稀拉拉的掌声。



……后台的易峥眼神好像有点讶异,他惊愕的嘴没有闭上,又变成了笑。



和人一样,如果我不是他的迫害对象,我就以为他要和人一样掉泪了。



后面我还是继续在发呆中度过,好像我只是用来为难易峥的工具人,之后如果没我的事就可以跪安了。



【12】



看易峥在后台拥抱小队长的时候,我从脚趾到头发冒出一种寒意。



我觉得我要复刻世界名画【武汉es.坦然在被窝】了。



果不其然,队长推开了易峥。



我头皮发麻,所有人尬住了,只有k敢在这个时候笑着说“咋了又,小两口吵架了?”。



阳教眼皮也不抬在终端的打砖块,并破了最高记录。



“怎么啦,小队长帮我说话我好感动喔,要哭出来啦——”



超,天还是你会聊,直接把话题聊死,不愧是你刘天豪。



花海把手一抄根本不想理他,举目四望发现没事儿干的我,抓起我就走:“二郎我们一会儿去c区新建的游乐园吧,我这里有双人通票。”



我缓缓的吐出了一句钩子。




【13】



“队长你清醒一点,今天你邀请了二郎,明天二郎就要被易峥用歼灭模式人道毁灭了呀……”



子阳看我四下环顾找不到救兵,就以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语气道。



我眼含泪光的看向阳教:下回执行任务,我的战略物资一定匀出一份给你……



“我才不想管他,他爱怎么……卧槽易峥你犯什么病!”



易峥刚刚在一边像是思考了什么豁然开朗一样,把小队长本来揽着我的手一薅,我直接猝不及防被掀翻在地,而罪魁祸首直接抓着队长夺门而出……



他俩关系真好啊。



……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躺在地上默默的想。



【14】



子阳的脑子里有病,还没治好,所以得赶紧回基地休息。



但是鉴于刚刚窜出去的那一对在离开之后的0.01秒之后易峥的短讯就群发到我们终端上,我们便从善如流的先回基地了。



刚吵架之后就去玩?这就是小情侣?我不懂。

不懂,真的不懂。



 “你就别多想了,”子阳在大巴上躺着被颠的东倒西歪,“他俩能有什么事,有什么事当场就说了。”



我知道他下一句话就是:有什么仇当场就报了。



“你脑袋好点了吗?”



我看他的化验单也看不懂,只能问他。



“emmm,大概意思就是,好得很,没什么大事。”



子阳看我睁眼瞎的样子,随口问道:“你不准备复读一下?”



“准备了,联盟说如果我再回学校学习,要先交停职申请。”



我看到了阳教别过头之前的口型,依稀是一句小声bb的国粹。



【15】



k说花海易峥要晚点回来我倒是不意外。



啧。



这两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有了彼此就忘了队友。



嗯?不对,他俩不回来对我来讲是好事啊!



晚上例行的全息投影实战演练part结束,我看到了终端里易峥分享的夜空和小队长的脸。



……我决定了,下次战略物资一口都不给易峥留。

【烨坤/非典型abo】太阳照常升起(1)

*a气泡水烨xo海盐坤


*ooc,私设极多。


*有添加,删改剧情,还有很多扩写。


*主烨坤,以两人为中心友情向亲情向。


*从刚刚得知身世开始。


圭由诚一会梦见很多人。


最近尤其多。


会梦到自己的养父(圭由诚一觉得姑且还是可以那么叫的),梦到自己曾经的家人,梦到小时候的胡同,梦到安晓烨,梦到其他人……


然后是黑暗,冰冷,无边无际的大雪。


再然后被叫醒,有的时候是老欧,有的时候是晓烨,也有时候是吵吵闹闹的钟义和余文墨。


如果是老欧,就代表有紧急的事情,他会很克制的抿抿嘴角马上起身表示自己睡好了,然后下楼去见那个笑容诚恳的共产党员和那个温柔的老师。


如果是钟义,那就是他单纯是饿了,其他人都有事,只有任劳任怨的圭由诚一会老老实实的和他大口炫饭。


如果余文墨就是来找茬,可以把他的大吼大叫当做底下小商小贩一样的背景音,作为他为子弹加工的配乐。


但是如果是安晓烨……


圭由诚一不好定义,因为他睁开眼睛如果看到的是安晓烨,他的心头就会涌上一股憋闷又如释重负的感觉,看着安晓烨的眼睛他又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安晓烨并不气恼,只是语气中或多或少还有点失而复得的惊喜。


前几日的枪伤仍旧在他跑跳快走的彰显存在,他的感官依旧敏锐的分辨每一个经过自己房间的人。


突经巨变,他知道自己被允许的调整时间只有这几日,这些人不曾说过自己可以在这里停留多久,但是他明白自己如果不快点凸显自己的价值,或许也会被丢弃掉。


当然他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这样做。


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他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和安晓烨说,有很多问题想和安晓烨商量,但是他毕竟不只有自己一个人要照顾。


所以更多时候他都在沉默的用钢针将子手枪来福线做一些简单加工增加精确度,又逐一用酒精喷灯烤过子弹,在上面增加刻痕添加威力,用这些琐事面对一个个无眠之夜。


属于张奕坤的记忆在一点点复苏,即使他只是做了三年的张奕坤。


但是让他感觉到悲伤的是,他想不起来家人的脸了。


那张泛黄的老照片只是让他找到了自己最好的童年伙伴,可是关于父母,自己已经没有印象了。


他们抱过自己,喜欢过自己吗?是不是像养父抱着敏子一样笑着,采撷绽放的最好看的那朵樱花呢?或者请老师教自己读书识字?


他就像自己人生的前三年完完全全的无依无靠凭空出现一样,所有的自己之前的记忆抹除的干干净净……像被狂风骤雨打碎的浮萍。


他眉头紧皱,又在“敌人”的视线死角里瞥向窗外。


在街角聊天卖报的摊贩和那个路人已经聊了十分多钟了,就算是又再详细的事情,也应该说完了。


他知道如何躲避追踪,但是他也知道如何反败为胜,否则后患无穷。


——


圭由诚一是倏忽之间消失的。


刚刚回来的余文墨在欧天泽问他“看见圭由诚一了吗”之后,立刻就像被踩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我说什么来着!”


欧天泽秉承着没有确切消息就不妄下定论的性格沉默不语,钟义听着余文墨说话脑袋疼,说了一句“你消停会儿吧”,安晓烨并没有说话,他还是觉得这件事很蹊跷,所以他并没有发言。就在他们决定如果暴露之后随时撤离之后,圭由诚一推门进入。


安晓烨问他去做什么了,圭由诚一也只是沉默一下,又道:“去拔了几个钉子。”


余文墨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嘲讽道:“也不知道是拔钉子还是楔钉子。”


圭由诚一听不太明白这其中的必然关系,但是依然重复:“我去拔了几个钉子,没有做别的事情,没有暴露……”


安晓烨心里明白了八九分,但是现在圭由诚一确实依旧没有得到信任,于是只能对圭由诚一点点头“我明白,你辛苦了”。


……


圭由彦西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的感官一向敏锐,他在大雪纷飞的时候收养了那个发疯一样的用手里的玩具刀刺向他的孩子,而那孩子成为了一把出色而锐利的刀。


但是他很可惜。


——因为一把刀用久了就会生锈,而他不要生锈的刀。

【天赐良源】火海穿身而过(2)

*主天赐良缘,群像文。



*sha人ai刘天豪x全能ace罗思源。



*菠萝主视角!菠萝主视角!



*偶尔第三视角。



*和太阳照常升起同一世界观。



*哨向世界观



*ooc,不喜勿入。



*有杜撰情节,所有事情不要当真,不要代入三次。



【6】



今天我们受邀去联盟首席军//事学院去参加新一届毕业生的毕业典礼。



本来这种事情是队长去的最多的,毕竟谁能够拒绝永远不会冷场,而且知名度可以算是家喻户晓的大英雄呢。



听到k说有个通知我还鲤鱼打挺了一下,但是听到只是简单的毕业典礼,鲤鱼瞬间盐度增加,直接开摆。



“这回是联盟内部的硬性要求。”



鲤鱼盐度被迫清零。



【7】



联盟首席军事学院是往军队输入新鲜血液的地方,不过基本上都是贵族人士,投资加上知识垄断,已经成为康平战区唯一一个可以输出正//规//军的地方。



这是k说的,我就放个耳朵,压根听不懂。



真不怪我听不懂,他这些话题都是多年阅历成经验,我确实学习过,但是毕竟……还是有点差距的。



易峥看着战术终端(现在基本上只能当手机用了)里军事学院的学生,又看了眼小队长,在车上随意的抻了个懒腰:“困死了,晕车,睡觉了。”



然后他整个人都靠在了小队长身上。



嘶……



我怀疑他俩身上捆了松紧带,一分开没多久肯定要弹回去黏在一起。



过安检的时候我们轮流经过,易峥排在我身后,安检员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屏幕,看了我一眼又看一眼屏幕。



来来回回好几次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我不理解,就很善解人意的说:“我有什么问题吗?”



安检员看起来和女学生一边大,闻言就和我说:



“麻烦您去除一下手臂部分涂装,等进门在恢复吧,这机器好像出问题了,检测不出您的机体……”



我……



易峥你绝对是故意站在我身后的!



他理亏的转过头,仗着个子高,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不是机体,我是真人。”



安检员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一眼我的证件。



易峥良心未泯的凑上来挽起袖子,手上机械零件展示出来:“es主力只有一个ai,是我,不是他。”



不过早就昨完安检的小队长没和清融子阳他们离开,回头等着易峥进学校,伸手抓着易峥,忽视了在后面的我。



啧,十指相扣,还是那只给安检展示过的那只。



累了。



【8】



说是来参加什么毕业典礼其实就是来学校参观,毕业典礼十一点多开始,现在才九点。



我不是正规军校毕业,从来不知道军校大的和城镇一样,眼前发直。



但是不等于我听不到,旁边k又在的锐评:你们看二郎是不是更像个ai了。



啧。



易峥和花海去图书室看书了,子阳清融去下电子象棋。k挤眉弄眼的把我叫到一边。



“你觉得这学院咋样?”



k开门见山。



我战术后仰,脖子发出一声活动筋骨的闷响。



“别激动,就是问问看看法。”



真的吗我不信.jpg



“很奇怪,我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但是就是感觉缺了点什么。”



k挑了挑眉毛,在我这个角度看特别像眉毛骨折了一下。



“对,少了一些活力。”



啊?



听不懂。



开摆。



【9】



十点半我们汇合的时候我们都已经换好衣服,那些女学生和老师让我们坐下,开始在我们的脸上例行捯饬一番。



我感觉我的脸都要被她们拍蒙,有点不适的皱皱眉头,然后听到了身后给我化妆的女生惊讶的吸气声“好逼真”“什么机型啊”“真可爱想买”。



我直呼好家伙。



我偶然一抬头,就看见易峥这个逼在一边坐着玩终端里的打砖块,还是抱着小队长玩的。



我翻了个隐蔽的白眼,继续低下头。



我用余光看到易峥似乎又揽住队长的腰往怀里抱了一下,似乎是怕花海坐着不舒服。



钩子。



【10】



“接下来让我们有请es的队员,花海,清融,坦然,子阳,和他们的指战员sk,上台发言。”



我看了一眼易峥,其他人也不由得看了一眼,他倒是心大,把我们按大小个排了队在我们上台之后又在幕后眨了眨眼。



接下来整个采访我们都是依照给的稿子背的肌肉记忆回答的。



易峥这个b还在后台笑,依稀说的是“这帮人的身体太僵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尬哦哈哈哈哈哈”



我想队长也是难过的,因为整场他都情绪不高,除了一些必须回答的问题,他都保持了沉默。



学校的主持人也并不是老师,想必是因为,即使学生说了什么不妥的话,也没有什么攻击性。



“那么,请问坦然前辈,作为es主力唯一一个ai,您是怎么和其他人沟通的呢?”



我当场倒吸一口冷气。



我第一反应是,联盟现在情报这么差劲吗?连我们队谁是ai都分不清。



第二反应是,谁是ai我可是相信光的人啊!



第三反应……



我还没反应过来,小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到了子阳递给他的话筒。



“我先解释一下啊,”小队长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语气轻快,“我们坦然只是外号叫ai,真正是ai的是我们台下另一个队友,易峥。”



“不过说实在话,很多时候我都忘了易峥是个仿生机体了,因为他太欠了你们知道吧,就和普通人没两样。”



“当然……”




“我想在这里,利用这个机会,讲一讲易峥的故事。”



“易峥是我们最后敲定的队友,他付出了很多努力,大家看不到他的付出就觉得他现在和我们一起战斗是理所应当的,其实,虽然不想承认,他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大哥哥一样的存在,拼命让我们成为一个集体,没有他也没有现在的es,在这里我要感谢他为es付出了这么多,你就是最强的远程输出员。”

【天赐良缘】火海穿身而过(1)

*主天赐良缘,群像文。



*sha人ai刘天豪x全能ace罗思源。



*菠萝主视角!菠萝主视角!



*偶尔第三视角。



*和太阳照常升起同一世界观。



*哨向世界观



*ooc,不喜勿入。



*有杜撰情节,所有事情不要当真,不要代入三次。



【1】



我是孙麟威。



代号坦然,大家都说我是个ai,连不明所以的新兵看我给他们演示枪械的时候,都会暗叹两声“不愧是最新版本”。



我真的很冤枉。



因为我们部确实有个ai,不过不是我。



曾不是我,易峥才是ai。



但是我这么说的时候,其他人只会用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说“我们明白你的心情。”



明白个钩子。



而导致我被人误会的罪魁祸首,此时此刻正把自己一米九的身体卷吧卷吧,要硬生生塞进我们小队长的怀里。



小队长一边左扭右扭的说刘天豪你好恶心呀一边把罪魁祸首揽住避免他掉下去。



……小队长,他全身都是“联盟生命”新做的零件,摔也是摔不坏的好吗,有没有顾忌到单身狗啊……



啊,我当然不是单身狗,我指的是我们这边的,头发茂密的小黄,“清融”黄垚钦。



ps.上面一句话是被人拿枪指着说的。



没办法,恋爱使人降智,我们英明神武的小队长也不免落俗。



【2】



子阳给我复查了一下身体,说我保持记录对身体好,不用写日记,偶尔写点东西就不错。



我不明白其中有什么必然联系,不过这对身体好的事情不干白不干。



我也确实不喜欢写日记,曾经的队伍确实要求写过,但是那个时候节节败退退无可退,写的全是今天死了多少多少人丢了多少多少战区没救成某某某完成任务数屈指可数。



很多时候距离胜利就差一步,可是那一步太艰难,好像又遥不可及。



k终于看不下去易峥整日招猫(清融)逗狗(小队长),这天把易峥叫走了。



“易峥,来,联盟这边新来了三个型号的机体,活动活动筋骨。”



我一边想着联盟怎么回回都不信邪,一边易峥已经活动筋骨全身发出仪器校准的声音,问k说这回我下手轻点还是重点。



k说你每次不都是怎么报废怎么来吗,轻点重点没区别啊。



他嘀咕了一句也是,转身出去露天演武场。



在命令开始的三秒钟后,易峥便瞬间升空到我们肉眼看不见的地方。



小队长仰着头,默数三二一。



果不其然,小队长刚数完,报废成废铁的三台机体duangduangduang的掉下来了。



我挑了挑眉,了无兴趣的鼓掌。



易峥扫描了废铁觉得它们没可能再站起来之后就把全身的机械全藏了回去,神色如常的直接扑到小队长怀里。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觉。



反正我眼睛疼。



【3】



今天小队长不高兴。



小队长攥着名单脸色阴沉直奔全息投影室把模拟实战强度拉满,三个多小时之后才多少冷静了一些。



这个时候易峥刚做完复查从休眠仓醒过来,睡眼惺忪的检测了一下小队长,又从背后抱住小队长“谁惹我家小队长不高兴啊”。



没成想小队长看见他就没绷住,把名单甩他身上:“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瞎了。”



“我知道啊,我没入选最佳远程输出员,很正常啊小队长,毕竟我又不是人,怎么可能让我入选,小队长别生气啦,一会儿出去找点事干嘛。”



我低着头没敢说话,但我真的很想说。




——刘天豪,你好似一个大莎比。



子阳的口型依稀是“这个人就该死。”



清融浑身一抖低着头调试爆弹成分,把自己当哑巴。



【4】



其实到最后,小队长也没和易峥冷战。



我想小队长大概是真的想冷战的,毕竟这几天他在也没和易峥说话,易峥要抱他他就一脚踹开,真踹,飞出去的那种,然后易峥就仗着自己皮实耐用屡屡挨揍。



我看不懂。



“我也看不懂。”子阳看着一脸真挚说出没有小队长你让我怎么活啊的易峥。



然后他好像很忙一样的又低下头敲击键盘:“他在尝试共情之后模拟别人,不过队长不高兴他鹦鹉学舌。这种事情……我们帮不上忙的。”



而最后他俩没吵起来的原因是他俩晚上在宿舍里已经吵过了。



【世界名画:es.易峥和es.花海在吵架,es.坦然在被子里。】



【5】



习惯就好,我还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