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已逝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写文章。↓

金钟国他有这————————么可爱!

最近喜欢漫威乙女。

我想嫖raphel!!!

modao黑!moxiang黑!撕逼找事儿滚!

人渣反派生存只喜欢漠尚,本人沈清秋粉丝,不喜欢冰秋相处方式,因为这本书是我的白月光所以不粉不黑。

今生今世不可能画画的文废。

银爵,金,安迷修角色厨,凹凸黑


小英雄接受胜出友情向,接受同人漫画,不接受他们任何腐向cp!我永远喜欢常暗!

讨厌相爱相杀腐向cp,以及任何拉郎配cp,不会详细写车,主打清水。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私信

请不要在我面前说银爵是煤老板,不要玩有关“煤”一类的任何梗。

别给我洗白mxtx,谁洗谁死。

别给我安利md。

光毛原地爆炸谢谢。

请不要说“你行你上”等词汇。


谢谢大家。
——蛮夷之人,不通文墨。

【江她】心盲无明,致魔沉沦

*题目源自《盲探》。
*女主是个瞎子,擅长飞刀,不练江家剑术。
*没看过《魔道》,我也拒绝看屎。
@晚风低吟 你的点文最终变成这样了……我真的努力了。 @LOFTER小客服 我的点文是个diss长篇。
【序】
一个瞎子,只配在泥里打滚。
是啊。

江小吟在修界摸爬滚打一辈子,却依旧保不住“三毒圣手”的家业。

她是个瞎子。
不配有光明。

为了其他人,江枫眠把她的眼睛毁了。
“她的眼睛凝视别人会让别人失去行动能力,万一有一天在紧要关头一个失控剥夺了别人的行动能力该多残忍。”
为了万一,她这个寄人篱下的孩子就要被毁去眼睛。
这是江枫眠和魏无羡告诉她的,是那么理所当然,振振有词。
她当时也觉得:对啊,我控制不住的,这力量太强大,我不能有。

她可能也是因为这个被亲生父母遗弃了。
怕失控所以孤僻,只有江澄不畏流言蜚语鼓励她,和她说说话,虽然担心她失控,却从未因此离开。

可她没失控,魏婴却失控了。
她在一边听着江澄嘶哑的吼,听魏无羡无力的辩解,她按上了飞刀的刀柄,却又放了下来。
她喜欢江澄,她知道江澄喜欢魏无羡,不能让江澄因此而恨她一辈子,也不能让他一辈子为此自责。
她自号“心盲”,她觉得她眼睛瞎了,心也瞎了。

她是三毒圣手最有力的臂膀,是最忠诚的走狗,也是最狠辣的下属。
江澄说,其实她还是很好很好的。
她也想说,其实,他是世界上顶顶好的儿郎,是她心中唯一的光。
他笑了,极轻极轻的笑,极轻极轻的吻。

后来……
江澄死了,江家没了。
为了魏婴。
而魏婴将江家抛到脑后,曾经誓言,都是狗屎,他的心里只有蓝忘机。

她愤怒的想和他争执,却被蓝忘机一脚踹翻。
“不可理喻,你这种贪杀好戮之辈,也不怕弄脏了魏无羡的衣服。”那名叫做蓝忘机的人语气冷漠,听声音,应该是个君子,如清风朗月一般的美男才对,和魏无羡那样的男生在一起,很登对。
在犯贱方面。

“这个行为狠辣的毒妇!我夷陵老祖自认为对你仁至义尽,你竟如此暗算!”
是那个一身红衣的魏无羡的话。
如果魏婴还是红衣。

“我……”江小吟刚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她被禁言了。
她只是想问问,为什么这么对待江澄,江澄欠了他什么?
“这种毒妇居然还有辩解的机会,阿羡你真善良,万一她蛊惑你,让你放了她,你又该背负骂名了,江澄的死是咎由自取,那个只知逼死你的江澄和她是一丘之貉。”
江澄的金丹,江澄的冤屈,江澄的苦闷,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他自己的自作多情?

蓝忘机语气难得温柔,却只对魏婴,他只心疼魏婴。
魏婴是那样不受世俗拘束,那样善良,那样被逼无奈,背负骂名而衷心不改,蓝忘机只觉得,应该护着他。
而这个暗杀不成,只知用“三毒圣手”名号报仇的怨妇毒妇,不配得到宽恕和原谅。

她万念俱灰。
“魏无羡,我提醒你,别忘了九泉之下的云梦江家和枉死冤魂。”
江小吟硬生生的破开了禁言,鲜血与剧痛充斥着她的鼻子。
“我不想再去思考莲花坞了,那个面目全非的莲花坞不是我心中的莲花坞,江澄死了是罪有应得,你也死不足惜。”
魏无羡的大笑在蓝忘机的心中,充斥着原本所受的委屈和酸楚,而这江小吟还想让魏婴背负愧疚活一辈子,他蓝忘机决不允许。

江小吟心中酸楚,却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抬起头————
紫色的身影挺拔如苍柏,双眼锐利如昔,明朗少年伸出手准备拉起她,笑容可掬如同从未受到那些憎恨和足以让他咬牙切齿一辈子的烦扰。

这是她梦寐以求想看到的画面。
她傻傻的笑了,抓住那只手一起走向明朗未来,什么纠缠,什么爱恨,都不在意了。

————我愿我爱披荆斩棘历尽艰辛初心未改最终得偿所愿而喜极而泣,可前路漫漫充满苦涩常暗无光。

于过去于未来

*ooc
*玛丽苏
*人物崩坏
*史实不符
*继续 @南凛
【1】
抗联失败的那年冬天,东三省格外严寒。
李健走在街上,无言的窒息与压抑让他喘不过气,他知道这几天之内他或许该转移了。
抗联的支持者,一个擅长写出绵里藏针的文章的作家,苏联伏龙芝【应该是这样写吧……】学院毕业,执行暗中的破坏任务失败的概率,是零。
可没人动的了他,因为他是“虎爷”的未婚夫。
“虎爷”梦野谭,檀香山高等军校毕业,日本“黑龙会”高干,任谁都要怵三分的英气女性。
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抗日反战联盟高干,中文名为谭秋月。
“李先生好。”
进入政府办公室时的那个秘书将自己的大衣收起,黑框眼镜隐藏着一种隐隐愤怒和对上他视线的狡狯。
李健温和一笑,径直走进办公室。
“贵客来此,有失远迎。”面对着的这个日本女性口齿清晰的说着普通话,甚至带着点温文儒雅。
“最近风声紧,你这里居然很悠闲。”
李健秀致眉毛依旧带着忧思,和日本女性的悠闲犹如两极,一个紧张而稳重犹如猛虎,一个优雅闲适犹如猫咪。
“因为他们动不了我,而且,最近上峰说要来几个新人,还指望你带带他们呢,光靠我一个,也不怕累死了我。”
梦野谭整理好文件,低声说道。
“您这里,有眼线的吧。”李健对这个看似心思缜密,实则大喇喇性格的梦野谭也是相当头疼【←危机意识来自多次帮忙收拾烂摊子的直觉。】
“没有,清了四五遍,窃听器也都整干净了,这帮人简直心里阴暗,废了的窃听器我扔都不好扔。”
好吧这家伙是细中有粗。
“先介绍一下,”她拍掌三下,刚刚的那个秘书走了进来,“新来的,沈阳人,康树龙,老早就想进这队呢。”
【康哥一说是东北人,一说是烟台人 ,我自己私自改了。】
“请李健老师多多指教。”那个小伙子明显没那么淡定,哆哆嗦嗦的给李健老师鞠了个躬,看的李健都有点心疼这小伙子被梦野谭玩儿的这么紧张。
“新人还不错,”梦野谭笑得倍儿开心,“今天晚上去'天之梦',这会儿你带你前辈回去吧,晚上我请客,小康别忘了带着点旦增和王轩。”
康树龙乖乖点头:“我知道了师母。”
……
……
……
房间里顿时安静如鸡。
“真有眼力价,师母给你晚上唱歌?”梦野谭一脸奸诈,带着点坏坏的挑逗语气把康树龙吓得更紧张了。
“你别逗他了,”李健一脸轻描淡写,“任务情侣罢了,小康别往心里去。”
“哦。”康树龙带着李健回到隐秘据点,梦野谭却有点怅然。
“哎,任务情侣哟。”

于未来于过去

*我是李健的迷妹所以我先写了李健。
*轮回注意。
*现代抗战pa注意。
*有原创女主注意。
*tiger原谅我,all健的大家原谅我……
*可能没那么all吧……
*长篇可能upupup
@南凛 小天使我可能没写出all健。。。

楔子。
“虎爷”谭秋娟一家都是李健老师的迷妹。
她家里有个收音机,老式的那种,唱歌嘶撕啦啦,听都听不到本音,但是依稀是个男声,好像很好听,很纯净的声音。

谭秋娟看着已经不再年轻的姥姥回味的听着,她不禁问这首歌叫什么。
“《梦中的你》,”姥姥温柔的笑着,“好久以前的歌,没几人记得。”

“在你的……梦里,那里春风……如茵……”
“好像贝加尔湖畔,不会这么巧吧,李健老师的歌……”
谭秋娟嘀咕着,一直嘀咕到了中国好声音的舞台。

在电视机前的老人,眼中甜蜜幽远……
是的,这是奇迹。
也是命运。
好久好久以前,也曾有这样的人。

也曾温柔,也曾深爱,生死诀别,却深深眷恋。
“我爱过一个人,在好久好久以前。”

【楔子完】

【杂谈】如何应对死不悔改的抄袭者及其NC粉?

面对墨香,这话依然有意思

黄油西米桑:

※本文开放站内转载 转去微博/空间/票圈 注明作者即可 无需询问 我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反抄袭的行列!


最近反抄袭的风刮得正凶,似乎在每个社交平台上都能看见大家对于唐七、流潋紫等时间的种种议论与争执。


今天呢,我来聊聊两个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问题





“为什么抄袭者能那!么!不要脸?!”





郭敬明曾经是抄袭教主,抄完《圈里圈外》抄Fate,满世界各种抄,缴了罚款继续抄……直到现在,这名声也没完全洗白。


而唐七更是让人大开眼界,抹黑原作者大风啊,蹭地震热度啊,无耻程度一时之间都把郭教主盖了下去。


流潋紫当年被赶出晋江后还能厚着脸皮表示“虽然调色盘说我抄了二十多部作品但我坚持认为40W字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自己原创的哦”


种种丑态,让人目瞪口呆。


我看见微博、朋友圈中有不少人表示


“天哪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证据如此确凿,他们是瞎了吗?居然还抵死不认错?”


别想了,他们没瞎,但他们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在发出那篇抵制ssss的文章之后,我收到了一些私信评论的质疑。它们基本围绕以下几点展开(我稍微进行了一下归纳总结。原私信看起来大都没什么逻辑,不像是出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之手,no offence):



“三生三世写得比大风刮过的书好看多了!不然为什么它更有名?!”


“为什么电影一上映就有这么多人来黑?电视剧的时候怎么没有?这都是剧版的阴谋!”


“谁说这是抄袭的了?唐七自己都说了不是抄袭!”


“如果真的是抄袭,为什么大风刮过不去告?是不敢吧!”





我并没有回复他们。因为上面这些话,每一句,都有众多反抄袭义士们进行了字字珠玑的反驳,在网络上随便一搜就能收个满怀,看不到的不是真瞎就是装瞎,没办法的。


说出这种话的人呢,就是所谓的NC粉。何谓NC?脑细胞残障者是也。


然而大家生下来的时候全都是一群同样可爱的孩子,怎么有些人会长着长着就脑细胞残障了呢?


这当然是外界因素刺激的结果。这个因素就是对抄袭者、抄袭作的“爱”,乃至“崇拜”。


这不是一般的爱,不是“恩这部小说文笔优美情节流畅构架宏大我喜欢”的那种爱,是一种被“神化”了的爱


在这群可怜的残障人士的心目中,抄袭者是被黑势力欺压的女神,而他们则是阔步东征要去赴圣战的十字军。凡是和他们意见相左的,统统会被斥为是黑势力丢来动摇军心的邪物,不足取信。


“十字军”绝不会被动摇,因为他们的女神正在后方高举着双臂呼喊“上吧勇士们,为我而战!”这是比福音书更灵的天籁,他们又怎么会被所谓“证据”动摇呢?


那如果这个时候“女神”突然跪倒在地双手捂脸说:“诶呀勇士们,其实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才是魔王。不过你们还是愿意为我而战的对不对?”


你猜那些以正义自诩的“十字军”们还会有几个人留下来?


——拜托,我为你抛头颅洒热血腌臜事做了那么多,结果你自己突然投降了,玩儿我呢?粉转黑粉转黑。


能当大魔王的人都只是坏,而并不蠢。大兵压境的关头,他们怎么会做这种自乱阵脚的事情呢?


所以道歉这种事,不存在的。


这一做法由郭敬明教主起头(法院判了就赔钱,但是在任何场合都绝对不承认抄袭绝对不道歉),由流潋紫贯彻(“虽然我都被网站官方惩罚了但我知道我是个好写手”),再由唐七发扬光大(呵,唐七、于正等人干过的那些事儿,我都不忍心打出来,脏了我的手,污了大家的眼睛)。


哦呵呵呵,要不要为你们鼓掌掌?







“跟NC粉讲不通道理怎么办?”





讲不通就别讲了,没用的。


以目前的医疗手段,脑细胞残障无法被根治,只能寄希望于患者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自行康复。


想要通过讲理治好脑细胞残障,就好比想要通过狂灌板蓝根治好白血病,那都是无用功呀。


所以呢,有跟NC粉讲道理的时间,不如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




大家应该能发现这样的现象:很多话题在网络上吵得沸沸扬扬,随便点开一个社媒都是满屏的激烈议论。可当屏幕一关,大家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好像身边人都不怎么关心它,甚至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也大有人在。


最近的抄袭风波也是如此。整件事看上去是一锅沸水满地在泼,可不论是反抄袭斗士还是抄袭者NC粉,都只是总人口数中的绝对少数,加在一起都没有路人的零头多。


所以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不妨赶紧把目标转向更宽广的群体咯。


板蓝根虽然治不了白血病,治个头疼脑热还是蛮管用的。


摆证据讲道理虽然说服不了NC粉,但努努力也可以换来不少吃瓜群众的“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我不看了”


众位反抄袭斗士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调色盘、写出来的文章、剪出来的视频,其实都不是给NC粉们看的,而是希望能让更多路人明白真相。毕竟那些不关心二次元撕X事件的阿姨们才是《楚乔传》《甄嬛传》的收视贡献主力军。


我们要做的,我们在做的,就是想办法告诉路人们:


“抄袭是不对的”“抄袭作品应该被抵制”


“看着得意洋洋的抄袭者,惨遭倒打一耙的被抄袭者,您心里不难过吗?如果再不行动起来,他们现在受的委屈也可能会降临在您和您爱的人身上!”


……


至于NC粉?不好意思,咱没那个精力跟你纠缠。我宁愿看新东方的广告单都懒得搭理你。


祝你们脑细胞残障痊愈后(但愿真有那么一天吧),回首这段黑历史,不会尬到想剜眼珠子哈哈哈

我不做英雄,但能作文一篇

甜酒:

“什么……怎,怎么会这样?”『转载』颤抖着双手,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她浑浊的双眼不可置信地盯着发着光的电脑屏幕,眼睛因为惊诧而瞪得分外大,语言此时丧失了作用。


“怎么了?”『抄袭』关切地握住了『转载』的手,缓缓的抱住她。


“哥哥……怎么会这样,我只不过,只不过是想给他们带来快乐而已啊……我以为不会有人发现的……”『转载』扑进『抄袭』的怀中哭到哽咽:“果然啊……这个世界……是不会接受我这样的人的。”


『抄袭』转过头看电脑屏幕,上面数十条言论,激动亢奋,和当初指责他的如出一辙。


/这属于无授权转载吧……/


/??这是什么操作?/


/实名辱骂/


/举报了/


……


『抄袭』苍白的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他轻柔地抱住了哭泣着的『转载』,温柔地把她的脸抬起来。


布满泪痕,模糊不堪,丑恶狠毒。


一张丑陋至极的脸。


“呐,别哭了,”『抄袭』轻声安慰她,“不要紧的,从来不都是这样吗?过去,他们也是这样说我的。”


“那,『抄袭』酱你,不会觉得难过的嘛?”『转载』泪眼朦胧地抬起头。


“嘛,没有关系,反正隔着屏幕,他们也无法伤害到我们,再说了”『抄袭』笑着,“过两天,他们就会自己忘记这事了,这种事不会持续很久的。”


“再说了……”『抄袭』脸上的笑意更甚,眼角眉梢的弧度有些邪恶,他劈手一指——


“不是还有那家伙嘛?”


远方,『小学生』稚嫩的肩膀上还在承受着源源不断地莫名其妙的骂名,那是名为【幼稚】【可笑】【ky】【杠精】【抄袭】的刀子,刀刀入骨,鲜血淋漓。


而没人看见『小学生』怀里抱着的,名为【希望】【热血】和他的努力,他们只看见他纤弱的背上背着的黑锅,然后一边叫骂着,一边给他更重的伤害。


『转载』破涕为笑。


“嘛,欧尼酱,让我们更加努力吧!”


“嗯!”


屏幕荧光下,两张相同丑陋的脸,同样的可怖。


三天后。


热度散了。


没有人再谈论起这件事,大家自顾自写自己的东西,喜爱自己的cp。


『抄袭』和『转载』,照旧做着他们自己的一份事,收获着喜爱,和“太太加油”这样的褒奖。


而『原创』倒在电脑前,血已经冷了,支离破碎的呼吸从她的口鼻间虚弱地吐出,心还在跳动,至死仍念念不忘的,是她的初心。


有可怖恶心的黏腻触手,从屏幕里伸出来,插在『原创』的心口,汲取着她的心头血,另一端,输送进『抄袭』和『转载』的身体,滋养他们的欢愉。


世界仍是存在的,秩序还未混乱。


可是在这帮秩序底下苟且偷生的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


『——致抄袭和无授权转载者』


你们不肯离开庇荫的大树,迟早有一天会毁掉你们依托的这片森林。

想了想

罢了罢了,咕了咕了

却疴:

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呢
不是抄袭来的作品红遍半边天
不是周围冷漠甚至掺杂恶意的眼神
不是为抄袭辩解的声音
不是抄袭成为热潮
而是屠龙的勇士最终变成恶龙
他多努力的抗争着
他终于杀死恶龙
恶龙倒下了,他胜利了
他看见恶龙身下的财宝无数
闪着闪着映入他的眼睛
他一步步踏上那金山银山
他的身上渐渐长满鳞片
成为新的恶龙
人类在他人的错误上总是如此高尚
比如墨香铜臭
她或许曾也是一个对各种丑恶深恶痛绝的人吧
直到她自己也成为了这种人
那这所有便不是错误
是一种高尚
神坛上发着神的光的高尚
由着信徒虔诚的吻着她的足
她自是无比干净的
她抬起抹着昂贵香膏的手
号令她亲爱的信徒们
去吧
为我所向披靡
为我拓土开疆
于是
她再不是一个将利刃指向恶龙的骑士
她成了被供在神坛上的另一只恶龙
“你可还记得你当年的模样?
你曾是干净的少年郎”
神坛的座下
有多少血肉白骨呢
是不是其中
也有一个
叫墨香铜臭?
那具尸骨上是她最初的模样
我仍悼念那些失去初心的少年郎
即使他们早已选择遗忘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致抄袭者与冷漠者

LOFTER小客服:

脸盆鸟——随缘随心:



《是谁杀死了原创者?》——by脸盆鸟




谁杀了原创者?




是我,抄袭者说,




用我的复制和粘贴,




我杀了原创者。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冷漠者说,




用我的冷漠,




我看着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商人说,




用我的金币,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法律说,




用我的法规和条文,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评判者说,




用我的嘴巴和键盘,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们,导演和“编剧”说,




用我们的镜头和“剧本”,




我们会来做牧师。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成年人”说,




若我不是“心智成熟”,




我将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反抄袭者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文化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律师说,




如果愿意付款,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为他加冕?




是我们,道德和底线说,




我们将用道德和底线铸就王冠,




我们会为他加冕。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良知说,




站在良心的位置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政府说,




因为我足够有力,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原创者。




所有善良的人,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原创者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人性法庭,




抄袭者将受审判。




————————————————————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原文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用我的小眼睛,
我看见他死去。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用我的小碟子,
我取走他的血。
谁为他做寿衣?
是我,甲虫说,
用我的针和线,
我会来做寿衣。
谁来为他掘墓?
是我,猫头鹰说,
用我的凿和铲,
我将会来掘墓。
谁会来做牧师?
是我,乌鸦说,
用我的小本子,
我会来做牧师。
谁会来当执事?(又译: 谁来为他记史?)
是我,云雀说,
若不在黑暗中,
我将会当执事。(又译:我来为他记史。)
谁会来持火把?
是我,红雀说,
我立刻拿来它。
我将会持火把。
谁会来当主祭?
是我,鸽子说,
我要哀悼挚爱,
我将会当主祭。
谁将会来抬棺?
是我,鸢说,
如果不走夜路,
我就会来抬棺。
谁来扶棺? (又译:谁来提供柩布?or谁来负责棺罩? )
是我们,鹪鹩说,
我们夫妇一起,
我们会来扶棺。(又译:我们提供柩布。or我们来负责棺罩。 )
谁来唱赞美诗?
是我,画眉说,
站在灌木丛上,
我将唱赞美诗。
谁来敲丧钟?
是我,牛说,
因为我能拉牦,
我来鸣响丧钟。
所以,再会了,知更鸟。
空中所有的鸟,
全都叹息哭泣,
当他们听见丧钟,
为可怜的知更鸟响起。
启事
告所在有关者,
这则启事通知,
下回鸟儿法庭,(又译:麻雀将受审判, )
麻雀将受审判。(又译:在下回的鸟儿法庭。)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抄袭者啃干净了原创者的血肉来为自己织就锦绣。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冷漠者敲断了原创者剩的骨头吸允着里面的骨髓。




所以记住了,是你们,你们自己放弃了更好的未来。


看了魔道动漫11集的瞎逼逼

洛枳:

预警以下为反魔道言论,请慎入














我讨厌魏无羡
我讨厌薛洋
我讨厌温家所有人
我讨厌为魏无羡喊冤的人
我讨厌为薛洋洗白的人
我讨厌为温情温宁洗白的人
魏无羡他对不起江家,他欠江家的,他永远都还不清,怎么到头来竟变成了江澄欠魏无羡了,可笑,请问江澄欠魏无羡什么?哦!魏无羡把金丹给了江澄。可是江澄的金丹是因为谁没的!江澄的父母是因为谁没的!还有江澄的姐姐、姐夫都是因为谁没的!还有那些为了守护莲花坞而战死的江家子弟是因为谁没的!江家没有一个人欠魏无羡,没有一个人!反而是他魏无羡欠江澄,欠江家。为了救蓝忘机,搭上了整个莲花坞和江澄的父母,他做的这些事根本没考虑过江澄。那时魏无羡尚未对蓝忘机动情吧,为了一个普通朋友,搭上自己从小到大的好友的家人和家乡,江澄怨他,反倒是江澄小气了,真是可笑。反正死的是江澄的家人,跟他魏无羡没有任何血缘关系。魏无羡愿意当英雄,他就去当了,死的不是魏无羡的家人他才不会觉得悔恨,但是江澄不行,不是因为江澄没有“正义感”,而是只要任何人以江家的名义出头遭殃的都是江家,更何况他是江家未来的宗主。反正道德高尚都是他魏无羡,小肚鸡肠就是江澄了,是吧。呵!
我从来都不吃忘羡,因为忘羡幸福的基础是江家人的死……
薛洋,我真是搞不懂那些为他洗白的人是怎么想的,说什么一颗糖就能骗走的人能有多坏,拜托,你看那些人贩子不都是一颗糖吧小孩骗走的嘛。小孩子都是这样,人之常情,大家都一样,这不是给薛洋洗白的理由,你怎么不说同样是被人拿着糖给骗了,怎么有的人就能依然善良,而他薛洋偏偏怨恨于世。常家人骗他常家人该死,这些理由勉勉强强可以过去,那晓星尘和宋子琛呢?一直追究薛洋罪过的是晓星尘,他要是厌恶,也应该只有晓星尘,怎么被灭门眼睛被毒瞎的就是宋子琛,理由是什么?理由还是薛洋本身就个恶人,他不懂什么叫冤有头债有主,他只知道你让我不痛快,那你和你身边的人就得死,你告诉我这样的人本性是善良?不好意思我还真的不信,永远都不信。薛洋杀阿菁的时候,还有人跳出来给薛洋洗白说什么事因为薛洋觉得阿菁骗了晓星尘才杀的。哦,要是按照这个思想,薛洋早该自刎了吧!骗晓星尘的人是薛洋,骗晓星尘杀死自己好友的是薛洋,逼得晓星尘魂飞魄散的也是薛洋。事实就在这,你们还在洗什么?有什么可洗?还有些薛洋粉丝怨恨宋子琛,这操作我就不懂了,怨宋子琛为什么说了与晓星尘此生不必再相见,最后还去找他,可笑至极,人家本身就是好友,本身就一起完成梦想,是薛洋横插一杠,到最后竟成了宋子琛打扰了薛洋和晓星尘,你们还真是会倒打一耙啊,怨阿菁为什么信一面之缘的宋子琛而不信薛洋,拜托,你们三观不正,脑子还不好吗?不记得薛洋拿剑试探阿菁是否真瞎那一段了?如果有人第一次见面就拿这剑指着你,眼看就要一剑捅死你了,这样的人你会信任他?要是我,我估计我每天晚上睡觉都怕他暗算我,巴不得他离我远点,更何况为了他骗人。什么人之初,性本善,人生出来就有善有恶。
温狗实力强大时温情何等风光,最后温家倒了,她非但不与温家共生死,还跟随魏无羡到了乱葬岗好好的活了那么多年,她本身就早就该死,活了那么多年才去赎罪,到后来还有人为她喊冤说什么被粉身碎骨的只有温情一人,真的是可笑至极!是她早就该死!
温宁,呵!他在温家虽然不是什么风光无限,但也起码也是锦衣玉食,吃穿不愁,怎么到头来本来就该死的温狗,还要被人悼念怜悯。
呵,真是讽刺,温家强大他们二人锦衣玉食,生活安逸,温家倒了,他们二人到是一口咬定没有做过恶事,不该死,可笑
你强大,我跟随你享受荣华富贵,你倒了,我立刻远离说自己没跟你干过坏事,你做的一切不管我的事,温家姐弟可真是聪明哦。
我可劝魔道祖师的粉丝,和替那些人洗白喊冤的人三观正点吧
说实话,你们任何人一个人遇到和我说的那些人物一样的人,你们都不可能会原谅他,甚至分分钟想掐死他们,反正祸害的不是你身边的人,祸害的不是你的家人,祸害的不是你的挚友,你们当然可以大大方方地选择原谅和同情那些人物。
唉,本身遭殃就是那些本该幸福的人,怎么到最后他们连最起码的抱怨,都变成了是他们小气,小肚鸡肠……
我以前听过一句话,希望大家共勉
我不想知道施害者以前有多可怜,我只知道被害者本该有多幸福